扬中日报社主办
您的位置:首页>>生活>>正文

城堡不关门

2019-06-14 14:04:21 字号:

class="">样儿说:属于我的那个城堡永远不关门。

初一,那个阳光洒满心灵的季节,样儿的内心城堡也开满了花。他的快乐绽放了一整个夏天。回望一起走过的那些白杨树,仿佛也记得。那年,树下,样儿手舞足蹈地说:“你信不信,我会考上复旦?带你去看大上海哦。”树下,我摇了摇头,笑笑:“不是你带我去,是一起去。”那年的树上,挂满黄浦江江水的味道。

初二,一同上学的路上缺少了样儿的身影。“是眼角膜炎。”他躺在白的刺眼的病床上笑,我的眼角却有些微疼。“没事,一个月就回去了,你回去好好学吧。”他又笑。那年的路边,开放的是样儿落在白色世界里的落寞。“你知道的,我有的是希望。”我临走的那一刻,他依然“倔强”的说道。

初三,他的明眸闪耀的是昔日的光彩,依然带着过去的自信,对着阳光微笑。谁都看不出来,眼睛好了之后的他还因为骨髓炎住过院,只是万幸,病魔的侵袭之后,什么也没有带走。他只是更加勤奋,想要去弥补因为伤痛而痛失的两个月的课程。我只能站在旁边,看他将冲垮的沙堆渐渐铸成城堡的模样。

中考前的那个冬天,他又回到了他厌恶且痛恨的医院。“是多发硬化。”这个极其陌生的名词,是他妈妈告诉我的。还有,病危通知书--一个离我们这个年龄更远的东西,为什么都让他赶上了..看他在病床上的那份虚弱和在激素注射下“膨胀”起来的不协调的身体,我再也抑制不住,“中考要来了,你还要赖在这里多久啊?!”他也想哭,却没有流下泪来。他妈妈轻轻把我拉走。“以后,即使回家了,也要一直打针,上学,是一个梦吧。不要刺激他,懂吗?”我只能点点头。

现在,我仍坐在教室里等待去面对半年多之后的高考,迷茫又光荣。他却只能在家里看看书,或和他爸爸一起试着去闯一闯外面的世界。漫步回到曾经的树下的时候,样儿说:“曾经的梦想,纯真美好不染风尘……我会遗憾没有力量展开一整个夏天。”他回转过身来,再次泛起阳光般的微笑,“你要抓住此刻的梦,用全力去飞,没有哪一座城堡的门是紧锁的,一年后的今天,我们会相遇在黄浦江畔!相信我。”

我也相信,我们的城堡永远不关门。


相关阅读:
沐鸣娱乐 www.noi2009.org.cn